1. 历史网 > 历史密文 >

揭秘令人震惊的日本“恶童”少年军

战争的记忆容易淡薄,历史的教训容易忘却。74年前的今天,日军发动“七七事变”,就此开始对中国的全面进攻。之后的战争中,发生了数不胜数的悲剧、惨案,其中“731”这支魔鬼部队犯下的罪行最让世人震憾。殊不知这支部队当时可不是“后继无人”,一群未成熟的少年,正在走上他们父辈的“恶魔之路”:

    1981年7月下旬,我们收到原部队人员的一封信,信的末尾只写了“KK生”,写信人的地址和姓名都隐蔽起来。投递邮局的邮戳,好不容易才判读出来,上面是“京都西阵7·25·81·12~18”。也许我判断得不对,从来信的字面看,估计是一位上年纪的男子写的。

信中这样写道:

“(前略)最近《赤旗》报发表了满洲731部队的纪实,立即托朋友找来,很有兴趣地拜读了……

“……特别是第一回发表了731部队的要图。关于这一点,我作为原部队的有关人员,想说几句话。

    “战后,通过各种报刊等已发表原部队人员秋山浩著的《特殊部队七三一》等20多种关于731部队的记录和报道。令人觉得,关于731部队的秘密全部都已发表,主要情况已揭露无遗,其中有部分消息是从兴趣出发的或者是带有煽动性的,但是,我觉得不少人一直在认真地追踪,使内容更加准确,这种努力是显而易见的。

    “……从这种意义上来说,这次在连载第一次发表的‘要图’,虽说我们部分同事知道它的存在,但是,迄今却未在社会上发表过,正是由于这张图是在部分有关人员手中流传,并不断修改、复制,一直珍存的贵重文件,所以这次森村先生搞到手并公布于世,不禁使我大吃一惊。

    “对我们原731部队有关人员来说,再没有任何东西能比这份‘要图’更加珍贵了。但是,从秋山的著作到最近发表的其他著作看都刊登了一个不准确的略图,对此,731部队的人员一直保持沉默,而未做要求订正的发言,主要考虑这种发言对社会会产生重大影响。可以认为,至今731部队人员仍保持着相互之间的友情。‘要图’发表以后,由原731部队人员补充了原来写的20种记录和报道的不足,修正了夸张之处,并在森村先生的连载文章中再现出来。我认为,不论事情本身好坏如何,作为731部队准确的集大成,应该留下它的真正纪实。

    “在这里,我想向提供‘要图’的人进一言,时至今日,公布这张图,并非背叛了731部队人员之间的信任和友情。战后已过了30余年,原731部队人员中,有的已经去世,有的已削发为僧,有的逐渐退出社会第一线,进入了回顾往事的时期。正如森村先生在执笔意图中所说的,必须填补这段历史的空白。

    “……731部队还存在着世人尚不知道的秘密历史,诸如石井中将和战后占领军之间的关系;731部队的真实沿革;当时十四五岁入伍的少年见习技术员,几百名年轻人可爱的青春以及他们战后隐瞒自己经历的苦难的人生航程,等等。

    “希望笔者森村先生写出731部队这些真实的记录,向731部队的正史挑战。匆匆就此搁笔,匿名写这封信,有些失礼,请原谅。

                                                                                敬具

                                                                                KK生”

    KK先生信中提到的“……当时十四五岁入伍的少年见习技术员,几百名年轻人可爱的青春”,是指何而言呢?若干文献中都提到731部队中有一批称为“少年见习技术员”的青少年的事实。读秋山著的《特殊部队七三一》一书,大致能推断出KK信中提到的“原部队人员秋山浩”,可能就是第四期少年见习技术员(战争结束时约十六七岁)。

731的侍童队 

参加731部队的少年兵有两个共同之处:第一,他们出身的家庭经济情况都不富裕;第二,少年们都正在国民学校(相当于今天的小学)里上学,在校时是成绩优秀,头脑聪明的人,都是有上进心、求知欲很强的人。

     1942年4月,107名少年入伍了。当时部队的设施虽然已大致建成,但是由于怀疑少年们是否会来北满这个地方,所以尚未做好接受少年们的准备。

     从日本内地抽调许多军医、医学工作者和研究人员组成的这支部队,从创设为“加茂部队”之日起,就深为研究人员奇缺而苦恼。

    尤其严重的是,专门研究细菌战的骨干技术人员的绝对数量不足。

    虽然匆匆忙忙地从日本各地的医院和公共卫生部门里抽调了一批具有检查技术的技术人员作为军队文职人员配属到731部队中来,但是由于不习惯从事和细菌打交道的危险作业而发生差错,死了不少人。也有不少技术人员离开了部队。

    石井四郎十分重视这种情况,立意要培养出既掌握细菌战的技术秘密,又在防谍方面具有铁的纪律的熟练技术人员。从这一点出发,计划大量培养少年见习技术员——731部队从少年兵培养出来的骨干干部。

    实际上,在1938年时,731部队里就有了第一批少年兵。但是,从1941年的关东军特别大演习开始,到同年12月8日爆发太平洋战争,许多少年兵转战南方,他们根本尚未在731部队里扎根就奔赴前线,参加了防疫给水作战。因此,培养技术人员的事,由于战线的扩大而中断了。

    少年们在利用仓库改建而成的宿舍里度过了第一个不眠之夜。实际上,他们是731部队新开始培养的第一期少年兵,也就是说,731侍童队诞生了。

    早春季节,在夜间气温低于-25℃的严寒地带,开始了少年兵的严格训练。

                                魔鬼的继承人

    对第一期少年兵来说,“731部队的日日夜夜是连续的惊恐,也是斯巴达式训练和学习的日积月累”(原少年兵语)。

    使少年们感到惊叹的事情之一是部队实习内容水平之高。

    进行细菌学和免疫学的实验训练时,自然要使用显微镜。使少年们瞠目而视的是借给他们使用的显微镜数量之多,种类之丰富。

    实习实验是在63号楼二层左侧的实习室里进行。在一间很大的实习室里,靠窗边放置了一张长柜台似的实验台,上面排着150多台奥林巴斯公司制的光学显微镜且各带有一台本生灯。在阳光反射下显得黑亮的显微镜和专用实验台面前,少年们发出了感叹声。

    “让我们充分利用显微镜进行观察,又在实地手把手地教给我们有关细菌的基础知识……我们的目光闪闪发亮,突飞猛进地吸收细菌学的知识。就连吸管(取微量容积液体使用的玻璃制的测定工具),也不使用那种所谓简陋的吸管,而是使用正式的吸管等等。教育实习的内容安排得很充实”,一个原来的少年兵回忆道。

    显微镜中,有的具备这样的性能:放上细菌标本,加上光源,细菌的周围变暗,只有细菌闪动着金色亮光,在浮游。这是一种仔细观察细菌形状和构造用的特殊显微镜,似乎是暗视野显微镜。

    731部队备有当时还很罕见的双筒显微镜,还有一种非常精密的大型化学天平,据说即使一只苍蝇在室内飞动,它也能够准确地查觉气压的波动。此外,还有许多按当时物价计算每套价值几千日元的白金器皿和蒸发器皿。由于白金蒸发器皿不会氧化,在测定实验用细菌时,细菌在器皿内不会死掉。

    “731部队备有不少日本国内没有的、高价的珍贵药品,这些药品是利用潜水艇从德国运来的。”

    有的少年兵听说过这种情况。然而,这并非单纯“传闻”,而是事实。

    各部的研究室里备有白色的洋式澡塘和抽水马桶的厕所。这使少年们产生一种异国情调的幻想。

    但是,惟独少年兵宿舍里的厕所是例外的,不是抽水式的。因此,冬天,少年兵宿舍的厕所里大小便都冻冰,堆得很高,得用一根长约二米多的尖铁棍捅开它。由于冻了冰,在捅它时,不觉得臭,但是,作业结束后,进入室内在壁炉旁取暖时,衣服就逐渐散发出一种厉害的臭味。溅粘在身上的大小便的碎冰碴熔化以后,就散发出它本来的臭味。

    从防疫出发,整个731部队都采用抽水马桶式的厕所,惟独教育部不同。据他们的说明,这是“为了让少年兵们亲身体验一下清洁的概念以及大小便和防疫的关系”。

       1943年4月10日

                                                                                                                                                                       敬具

                                                                少年兵队教官长屋喜代二

                                                                    (以上引自原文)

 731部队定期向少年兵们的故乡发出这样的信件。(《房友》第46期)

    身高一米三十左右……个子都不高的满脸红光的少年们边挨着班长的嘴巴子边作为731这支恶魔部队的继承人而成长起来。

目睹的恐怖事实

经过一年的基础学习以后,第一期少年兵们全部被分配到731部队的某一部、课、班里,转移到正规的教育队。虽然依然继续在教育队楼内进行教育,但是在进行课堂基础教育的同时,开始了部队的实习。

    有的少年兵被分配到兵要地志班或航空班。在负责病理解剖的冈本、石川两个班,研究霍乱的凑班以及研究冻伤的吉村班里,都有少年兵参加工作。

    有的原部队人员说:“少年兵不应了解部队的内容和实际情况。”但是,少年兵们是不受部门的限制被分配到整个731部队里的,所以,这里成了相互交换见闻、收集整个部队情报的“情报中心”。另外,有的部队人员也让少年兵列席秘密实验,泄露了绝密事项。

    原少年兵们说:“上午由各部班进行独特的专门教育,下午则工作……大致就是如此。在第三部诊疗部工作的人组成了南楼班。

被分配到各研究室的少年兵们在学习各种专门知识的同时,亲眼目睹了许多令人难以想象的恐怖情景。

    分配到冈本班的少年兵,每天列席几个尸体的解剖,也曾亲眼看到过解剖女“马鲁太”活体的现场。

一天,另一个少年兵列席了从马身上抽血的作业。他们把一个特制的注射器安在水泵的一端,从马的动脉中慢慢地向外抽血。随着时间消逝,马的全身开始轻轻地发抖。再抽下去,马的四只腿瘫倒了下来,最后变得简直像个瘦木乃伊似的。军马的腹部起伏着默默地死去的情景,像恶梦般地残忍,留在农村出身的少年脑海之中。如此“研制”出来的抽血泵,不久就用来从“马鲁太”身上抽血了。 

少年兵宿舍里的“造反”

第一期少年兵入伍后第三年下半年——1944年10月,发生了“少年兵宿舍里的造反”活动。这件事至今仍成为原少年兵们的话题。

    第一期少年兵们是作为731部队未来的骨干而入伍的,他们一直接受着严格的训练和紧张的填鸭式教育。

    少年兵的一切举止,都经常处于班长的监视之下,一有点什么毛病,就以军纪为名打耳光或以木枪进行制裁,这已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配属给教育部的雇员都是从那些擅长刺杀技术的刚强的下士官中提拔出来的,他们担任了少年队各班的班长。管教少年兵,就是班长的使命。

 早点名时,有的少年兵不知不觉打了一个小哈欠,就遭到T班长的训斥和毒打,甚至打得面部变了形。他发现在少年兵宿舍里第一期生和下级生(第二期以下到第四期)吵架,就用高统皮靴把他们踢得鼻青脸肿,甚至昏迷。以某少年兵对上级不礼貌为由,就让他脱掉裤子,用木枪枪托猛打屁股。

 T班长施加的暴力是很凶狠的。当用木枪把站着的少年兵打倒并在地上打滚,如果其他班长的话,则等待少年兵站起来,说体罚终究还是为了进行教育。

    但是,T却走到摔倒在地的少年兵前面,再向他的侧腹打第二下,当他看到少年喘不过气来而弯起身体很痛苦时,再向他的脊梁骨捅第三下。

    凡是挨过T毒打的原少年兵都一致认为:“当时再这样打下去,就被打死了……”

    T班长为什么对自己班内的少年兵态度好,而对别班的少年兵却异常憎恨呢?有的少年兵被打掉了牙齿或用烧火棍被打伤,有的少年的眼珠子被打出来,一直流泪不止,T班长见面却说:“你要哭到什么时候!”接着用木枪毒打少年兵,直到嘴里流出鲜血为止。这些人都是别班的少年兵。

    少年兵们稍稍流露出一点反抗的态度,T班长的眼睛就像暴虐者似地闪动着光芒。

    T班长以刺杀术高超而闻名于731部队。一个正显年华、精通剑法的人却在制裁年仅十五六岁的少年兵们,而且T班长把自己置于“绝对服从上级”的安全圈内,为所欲为地虐待少年兵们,然而又何止如此呢!他越打人越觉得虐待行为是正当的,产生了一种“使命感”,因而促使他的行动变得更加凶狠。T班长的表情也变得心旷神怡。天真烂漫的少年兵边哭泣边咬着牙站了起来,可是,T班长又用烧火棍打他的脸和下颚,无情地进行毒打,直到两只胳膊感到疲劳才放下烧火棍。别班的少年兵们逐渐憎恨起T班长来了。

在伙房值班时,少年兵用力挠头,把头皮落在T班长的铝制餐具上,为他特制“头皮饭”,然后若无其事地把它送到T面前暗中叫好。有一个少年兵费尽心机从动物房拿出一试管的跳蚤,并把这些跳蚤撒在T班长床上的枕头下面。

    “等T这家伙睡觉时,咱们把鼠疫菌放入他的口中,怎么样?”

    “放了鼠疫菌,马上就会死掉,没劲,能否搞到点伤寒菌呢……”

    从少年们日常的这些认真的交谈中,可以看出T班长平日的暴力统治是如何凶狠了。

    于是,以第一期少年兵为中心进行了周密的“策划”。其他班的班长也感到少年兵们的动向有点不正常,但是却一直视而不见。

    有一天夜晚,T刚接班,少年兵宿舍里突然发生了骚动,家具倒翻的声音,大声吵骂和乱踩地板的声音,乱成一团,T班长闻讯后脸色都变了。

    T班长离开办公室,拿着木枪,大声训斥着走进了少年兵宿舍。但是,少年兵宿舍内发生的这场骚乱,是把T班长引来的一个谋略。

    对他平时暴力统治的愤恨,像洪水冲开水闸般地爆发出来。少年们在黑暗中压住T班长的两只手和脚,抱住他的脖子,竭尽全力踢他的侧腹,用木枪打他的下胯部,没头没脸地抡了约30分钟的铁拳。

    一个原少年兵回忆说:“当天值班的司令高桥少佐听说发生骚动后骑着马赶来……第二天,宪兵传讯少年兵……虽然大闹了一场,但是,少年兵们异口同声回答只有一句话:‘不知道是谁搞的’……当天晚上,有的第一期少年兵们不在少年兵宿舍,还后悔说:‘怎么不让我也参加呢,真想让这家伙吃一两拳……’T班长的脸变成了紫颜色,肿得像个大西瓜,在部队内总是低着头走路。不久,T被撤销了少年队班长职务,调任石井四郎部队长的随身警卫。”

    据说,在“应战”时,步枪上的菊花“纹章”被弄上伤痕,在保管武器上是重大的过失——这是731部队领导人给予T班长“降格处分”的理由。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lsmw/3092.html

声明: 文中所以图片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可联系网站进行修改或删除。 历史网仅供爱好者学习交流,所有作品及文字版权于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用于商业及其他营利目的,责任自负!

本文链接: 揭秘令人震惊的日本“恶童”少年军

欢迎关注:【历史网】http://www.iobobo.com/




声明: 本站内容及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QQ联系:569079209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微信号暂不提供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